日博

您的位置:首页>> 企业文化>>文化生活>>陈锐作品——《惊迷雾凇降日博》
陈锐作品——《惊迷雾凇降日博》
作者: 陈锐 来源: 时间:2019/1/15 16:22:30 点击:701

2019年元月12日,晚饭后下楼,水汽扑面,雾迷路灯,心绪动处,偶有所思。回来看到小妹夫与同仁游玩哈尔滨冰雪大世界发在老家群里的照片,只觉得冷飕飕的寒气逼人。因叮嘱妹夫穿戴嫌薄,注意御寒多加衣物,妹夫却说老挝人没见过雪,特地在岁寒时节到东北开眼,穿得比当地人厚多了,还直嚷冷,一个个冻得躬肩缩背好玩地很。我说素闻松花江畔十里长堤,三九严寒会有雾凇奇观,要是有幸得见,多拍些照片上传农家小院,也好让咱们见证传言非虚。妹夫笑说不知道有没有这眼福,如果苍天眷顾,一定不辜负二姐嘱托。夜深就寝,心无挂碍,奇观就是奇观,哪能寻常得见!这一冬少雪,连拍雪景都是奢望,哪能指望远隔千里,借了电眼观赏雾凇呢?痴人说梦,简直是梦呓痴缠!

一夜也曾屡见周公,遗憾并无蝶舞蹁跹,待到天明辗转,赖床百般慵懒。退休赋闲,百无聊赖,起来也是没事可做,因而迷离惺眼,先自盘算半天。这季节雾霾弥漫,愁出家门,懒怠晨练,嫌风割脸,要不庭除洒扫,早备新年,拟或采买,再享美食?想够多时,懒洋洋起身,瞄一眼湿气糊窗,茫然一片,不禁寒噤,只觉得冷彻骨髓。移步到厨房去开饮水机电源,阳台窗户少有水汽,偶一抬头,惊见窗外树木琼枝扎眼,天啊,这是悄无声息地下了一场雪啊?!我冲到窗前,证实所见非虚,急忙梳洗了奔下楼去,一头扎入雪的世界,迷失在了银色国度!

计划有好多景观要拍啊,只等这一场雪落!园林点缀石文化,雪落云根,山水弹粉,披麻皴有了装饰,解索皴加上渲染,苍苔点点,沟壑万千,都因雪魂归附而显得灵动!霜枝无趣,枯叶无聊,雪花如蝶般地轻轻附着,冬眠的生命立即在瑟瑟寒风中抖擞精神!最稀罕那雪打红梅,冰天雪地,冻结胭脂,迷醉了多少文人骚客,吟醉了我们大中华的诗词歌赋!可惜渭南偏僻一隅,没有红梅可供观赏,唯有取颜色相近者聊解胸襟。你看那南天竹多彩的叶色,托衬着雪的粉团,不也是很可观的么!那红艳艳的果絮,南红色的果珠松塔,哪里比红梅逊色分毫!哎呀不对,这南天竹果塔上的雪儿,不是粉团堆砌,更像是冰花凝结啊!莫非?莫非!我又转而去看枯萎了紫薇树丛,果然干瘪的花托果絮上是精致的雾凇!我惊奇了,痴迷了,再去看凉亭顶上琼枝乱舞的紫藤槐,果然是咱们渭南非常罕见的雾凇!水雾结凇,而后落雪,几乎是被雪景误导了啊!那办公楼后的一树金线吊蝴蝶,红艳艳的果荚结着雾凇在冰天雪地里摇曳,将是多么壮观!我真是等不及了,连颠带跑奔向厂区,要去看个究竟!赶路的功夫,先在脑海里思索有关雾凇的概念……

雾凇,俗称树挂,是在严寒季节里,空气中过于饱和的水气遇冷凝华而成,是非常难得的自然奇观。雾凇非冰非雪,而是由于雾中无数零摄氏度以下而尚未凝华的水蒸气随风在树枝等物体上不断积聚冻粘的结果,表现为白色不透明的粒状结构沉积物。"雾凇"一词最早出现于南北朝时代宋·吕忱(公元420-479)所编的《字林》里,其解释为“寒气结冰如珠见日光乃消,齐鲁谓之雾凇。”宋代曾巩《冬夜即事》诗即有所载:“香消一榻氍毹暖,月澹千门雾凇寒。闻说丰年从此始,更回笼烛卷帘看。”又有释文曰:“齐寒甚,夜气如雾,凝于木上,旦起视之如雪,日出飘满阶庭,尤为可爱,齐人谓之雾凇。谚曰:雾凇重雾凇,穷汉置饭甕。以为丰年之兆。”宋人称“雾凇”,可能源于雾凇的古名“树稼”。

我看傻了,拍迷了,突然想起来摄影大师说过,难得天象,需要配上有意义的场景才能拍出大片,这要是在松花江畔,拍几张雾凇片子,有啥稀罕?!但是要在咱们装置区拍了雾凇片子,数十年难得一见,岂非奇观?!我不敢耽搁,急忙掂上相机跑到铁路专线,从紫槐林一路拍过,向装置区渐渐逼近。遗憾天太冷了,我又迷在美景里频按快门,眼看着相机电池变成红色,只好无奈地结束行程。应该拍到了想象中的片子,合成楼前的那棵山桃,调度楼前开了满树花儿的枇杷,消防队草坪上树鹿,相机没电了,就只能这样了,没办法了,好不憾恨!出了厂门,肠胃一阵抗议,不知不觉间几个小时过去了,人都饿扁了呀!办公楼后的金线吊蝴蝶,横拍,竖拍,上拍,下拍,把各个角度拍了个遍,拍足了,拍美了,应该是拍到了相当满意的片子!



 

日博集团 版权所有 备案: 陕ICP备07002048

地址:陕西省渭南市高新区 邮编:714000

电话:(0913)2106688 传真:(0913)2112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