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博

您的位置:首页>> 企业文化>>文化生活>>徐小娟作品——《与文字共舞的人》
徐小娟作品——《与文字共舞的人》
作者: 徐小娟 来源: 公司办公室 时间:2019/2/3 12:40:39 点击:398

谨以此文送给文案工作者们,感谢你们的支持和付出,祝大家新年快乐!

 

讲时效抠字眼的姐妹花

“李师,如果评劳模,我一定投你们一票”虽是玩笑话,但却是真情。

“哈哈,那可不敢当,这都是我们应该做到的事情。”李师笑着回答我。

“徐师,真是谢谢你的理解,有你这句话我们也是知足了”年轻的小屈轻声细语。

她们,是我们纪委检察室的两朵姐妹花,除过本职工作外,还担负着本部门的文案工作,而我的工作就是与那些写文案的员工常年接触。与她们相处十多年,我何止是理解她们,其实我是打心里感谢她们两个呢。

打字员的工作常处于被动状态,面对具有时效性的文件不得不经常加班加点,而李师和小屈每当有大材料需要我们配合排版印刷时,都会提前和我沟通,告诉我她们要最终稿的具体时间。每一次都会给我们留有充足的排版印刷时间,让我们不至于措手不及,赶班赶点。

与她们说这话时是今年公司每年的第一会召开前,她们和往年一样同时来到我身边,认真校对不让每个错误漏网、抠着字眼力求每个词语用得恰到好处、相互把关只怕自己灯下黑。

看着认真的她们,规范美观的文件印制是我对她们这份敬业精神致以最大的尊重和由衷的感谢。

不是单身的单身汉

128日晚上,吃过晚饭我和朋友们聊得正欢,电话声响:“小娟,你好,你的稿子领导通过了,准备发在头条,领导建议如果有一张近照就更好,你看什么时间有空拍一张。”打电话的是公司网站的编辑吕国良,那么晚了,他还在办公室加班。我说要不现在我就过去吧,不能耽误你发稿。因为我们是老乡,所以平日比较熟悉,就问他吃过饭没有,不然我带点吃的给他,他回答说在食堂吃过了晚饭,并打趣说他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看到这里,也许有人会以为他是个单身汉呢。但其实他有爱人和孩子,只是孩子上大学,爱人在外地,他们是两地分居,平日里他在单位是自己管理自己,是一个不是单身的单身汉。

那一晚,他帮我拍完照片,几分钟后,我便回到了家,但他还继续留在办公室不知加班改稿编辑网页到几点。

写作本是他的兴趣,但自从调到党委工作部之后,与文字共舞成为了他的工作之一。网站上经常看到他发表的通讯报道,会刊上有他写的诗歌散文,一篇篇都无不流露着对日博的热爱和熟悉。每次开会,都能见到他背着相机的身影,举着镜头的专注。

新闻报道应具有的时效性常常让他加班到深夜,他说自己是单身,反正是没人管束他,每当遇到工作集中之时,他经常中午从食堂吃完饭就直接到办公室继续完成一天的工作。

前几天,与他聊起我对这篇文章的构思,当我说起想写写他时,我捕捉到他眼圈瞬间发红,眼睛里泛起了泪光。但他随即抬起右手揉着右眼掩饰着,辛苦的言语只字未提。

忽然之间,我明白过来,总有一些人在接受表扬和认可的同时,他们更需要一份共情的理解。

年轻的他们

年轻的他们和我一个部门,是与我接触最多的人,对他们我是既爱又“恨”。

我爱他们,是因为他们与我八零后的外甥女一般大小,每次看到他们那热情洋溢的笑脸,我都觉得像孩子一样亲切。

我“恨”他们,每次接到他们的电话几乎都是与加班有关,不是“徐师,明早你得早去一会儿,有个材料有出。”就是“徐师,一会儿下班晚走一下,有个急件需要打印。”不管哪个部门的文案,都要经过他们对文字做以把关,所以经常跟随其它部门的同事一起加班也成为了他们的工作常态。

年轻的他们,孩子都正处于需要父爱的阶段,但是他们经常让那份父爱出现缺失。年轻的小石,是在公司办人员最紧张的时候来到办公室,也是与我一起加班最多的人。第一次见他带着孩子是在娱乐中心,当时孩子欢快奔跑到他身边,他提醒孩子问候我,可是孩子看他的眼神马上流露有一丝恐惧,我感觉得到孩子是有点怕他。果然,有一次我们一起加夜班,当时聊到孩子的教育,我问他孩子为什么看起来有点怕他,他说没办法,男孩子比较顽皮,他有时需要在家静下心来工作,为了保证书写思路不被打断,所以对孩子要求比较严格。每当孩子在一边玩耍戏闹时,他说他只需一个眼神便可制止孩子正在欢腾的动作,以至于孩子有点怕他,不敢在他面前撒娇顽皮。

工作的性质使他不能正常上下班,去年他找到我请我帮他找一个能够接送孩子上幼儿园的人,原来,随着他把家搬到生活区,之前接送孩子的老人无法继续帮他们,所以他需要在生活区院子找一个人,可是眼看着马上就要开学,但孩子的接送问题还没有解决。我这才知道,他的妻子是技术员,也是经常加班加点,双方家里的老人都没法帮他们带孩子。这几年,孩子是他和妻子两个人自己带,等到孩子上了幼儿园,他们都是一直请人帮他们接送孩子。经历过独自带大儿子的我,深知小夫妻两人带孩子那些不为人知的辛酸和劳累,赶紧联系朋友帮他找到了合适的人。

年轻的小郭,今年开始接触文字性的工作,认真严谨是他的性格。小儿子年幼就被岳母带回老家扶养,大儿子幼儿园放假,没有办法,只能将他送回了老家。那晚夜深,我已上床休息,电话响起,是他打来的电话:“徐师,明天有个汇报材料上班后就要用,你能不能早去一会儿?”“你说几点去,咱就几点去吧。”与他商定好了第二天到办公室的时间,我一时没了睡意。这个材料其实无需他操心过问的,但是第二天他却按时出现在文印室,我排版,他校对,按时保质的把汇报材料打印好。

下午下班,他总是晚走的那一个,把孩子送回家,就是为了能空出多余的时间来多学习不影响工作。

年轻的小赵,刚刚调到公司办就赶上年末我们最忙的时候,他言语不多,挑起领导分派的任务默默工作。那个周末,他与小郭和我一起加班,只听他的电话响了一遍又一遍。原来,春节临近,他的妻子带着老人还有孩子一起去超市购物,需要他这个劳力过去搭把手。只听他对着电话不停地说:“你再转转,我一会儿完了就去接你们。”“快了快了,马上就完了,你再等等。”直到将稿件认认真真的校对了几遍之后,他才给我们说那祖孙三代在超市的门口已经等他多时,我们赶紧让他先走。后来,我才知道他的孩子才一岁多。

那一晚打印材料,当他与小郭一左一右分别在我身边坐定,认真地向我指点哪些字句需要修改,哪个数值还不是特别精准严谨。一时之间,我仿佛回到了十多年前和那些老同事们加班时的场景,才发现那倍感亲切的情愫它原来从未走远。

我不是一个写作人,只是一个将手写体的文字敲进电脑的搬运工。我对与文字共舞的他们做不到雪中送炭的修改,唯有遵从内心,坚守细心守时的信念,做一个能力所及的锦上添花者——面对自己经手的各类文件从录入到排版,再从排版到印制,让最终的成品完美规范地呈现于阅读或使用者的面前。如此,才是对写作者那优美舞姿的尊重和感谢。

日博集团 版权所有 备案: 陕ICP备07002048

地址:陕西省渭南市高新区 邮编:714000

电话:(0913)2106688 传真:(0913)2112146